一个北京土著Gay的优越感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口述丨良辰   采访丨少卿   编辑丨陈十四

我是北京人,家中世代生活在皇城脚下。我爷爷说,我家是明朝时,在山西大同捐了一个小官,然后几次搬迁来的北京。算起来,已经算是“历经几朝”的北京土著了。我太爷爷(曾祖父),是大兴西红门一个货真价实的地主,一家人靠方圆上百亩的地租就过得不错。

再往上倒几代,太爷爷的爷爷,是满洲汉军旗世袭包衣佐领。前几年清宫戏火爆,我特别留意了一下《甄嬛传》,原来和被华妃赏一丈红的夏常在(夏冬春)的父亲同职。解放后,土地改革,我们家成了普普通通的老北京。

《甄嬛传》截图,被赏一丈红的夏常在

我父母,在海淀区的科研单位上班,中规中矩工作几十年,马上也快退休了。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家底。如果一定说,我比起北漂有什么值得优越的,就是父母攒下的两套房了。一套是海淀区的学区房,一套在这几年热闹起来的六号线青年路。

作为一个土著Gay,我21年的青春,几乎都活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虽然,初中就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但我却没有《上瘾》里那么波澜起伏的故事。没有官二代,没有狗血戏,每天上学放学,和父母住在一起。偶尔去找同学玩,或去酒吧喝酒,第二天还要被他们盘问。

偶尔和朋友喝酒喝到很晚,回家会被妈妈念叨

今年我大四,找到一家公司实习,终于有借口从海淀的父母家中搬出,住进了青年路刚装修的一套两居室。房子不大,但好在不用出房租,父母在去年简单装修了一下,提包入住。

青年路,这几年很热闹,去朝阳大悦城、三里屯都不算太远。自家房子,没有房租水电困扰,每个月的实习工资,加上父母给的生活费,大概能有五六千,能让我活得比许多刚入职的全职白领还要轻松。平时下班,几乎都是吃吃喝喝,休假时还喜欢各地旅行。

我独居的青年路的两居室

假日自己跑去天津散心

有一次,偶尔打开交友软件,周围冒出几百个Gay,都是周围几个小区的。也许是因为,青年路小户型很多,所以单身Gay都喜欢租住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个同小区的,他的五官眉眼优点像井柏然。他说,自己只合租了一套房里的主卧,每月租金就要四千多。而他的税后工资,是九千多元。

独居生活寂寞,我就养了一只猫。本来我想收养一只家猫,很用心的在网上找领养信息。结果,猫主人北京老太太,提了对猫粮、饮水、饲养的种种无理要求。言下之意,是要“卖猫”。我干脆花了三千,买了一只灰白英短。猫粮、零食、食盆、饮水机,我都买了最好的。

我养的猫Freddy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在猫身上,很舍得花钱。第一个月,猫的生活必需品,驱虫和疫苗,加上专用漱口水、化毛膏、猫抓板、猫爬架、猫玩具、棉质猫窝等,就花了约7千。直到认识X先生后,我才觉得生活是需要柴米油盐的。

我和他在一场面试时认识,从对方的眼神中一眼辨认出来。面试结束后,他主动问我想不想去三里屯逛。他是云南人,却不像我印象中高原红男孩。186的个头,刮着寸头,精细的肤色,眼神透着边陲的野性。脸颊上的酒窝和整齐的白牙,笑起来痞中带着憨。

和X先生出去旅行,他为我拍照

X刚毕业工作一年,大学就在北京念,更能体会独自北漂的艰辛。来北京后,他偶尔会听京剧。有一次,还念了几句《春闺梦》里的唱词给我听:“可怜负弩充前阵,历尽风霜万苦辛;饥寒饱暖无人问,独自眠餐独自行”。

谁也没有主动开口,但我们似乎默认了这段关系。第二次约会,他在青年路站等我。一见面,就说我穿的少,解下自己的围巾给我。又见了几次,我们去看电影《后来》,看到男女主角十年后再相逢。他突然,掏出手机,在上面打了四个字,“在一起吧”,递给我看。

我们一起去西山郊游

那是第一次,他牵着我的手。手掌温厚宽大,令人觉得安心。我们的关系,有了一个跃升。看着他,从房山区的大学城,来市中心面试,我就让他搬到了我家来住。秋招时,他终于找到工作,一个BAT之外的互联网公司,每月工资和同小区的“井柏然”一样,税后9千。

互联网公司,工作节奏忙,他下班比较晚,我就做饭菜等他。他每天到家,就会先跑来厨房看我,看看今天有什么菜,然后抱着夸我贴心。再窝在客厅沙发上,打王者荣耀,看B站的视频。等做好饭菜,得等他玩完手中的一把游戏,再把他从沙发拖到餐桌。

天冷了,和X先生一起在家煮火锅

X嗓音很好听,偶尔我们靠在一起,他就会给我唱歌。有一次,唱的是《稳稳的幸福》。“我要稳稳的幸福,能抵挡失落的痛楚;一个人的路途,也不会孤独”。我觉得很感动。我没有英雄主义的梦想,很享受两男一猫的平淡生活,我以为遇到了对的人,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在他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一些他的朋友,渐渐觉得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朋友圈。但是,生活有时就像一出戏,我像所有分手的情侣一样,干了同一件愚蠢的事:某天,心血来潮,翻了他的手机。以前,他炫耀过自己别出心裁的密码图案。

曾经和X先生一起去他的家乡云南游玩

我看到,他和一个基友的聊天记录。他说,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自己一辈子可能都买不起北京的房,也很难相信所谓的爱情;有时被父母催婚,他甚至想象过骗婚,但想到自己不可能回云南去,骗了婚也没有什么价值,还是靠自己在北京打拼靠谱。

对另一个基友说,自己现在是有一个男友,但其实内心没有多喜欢我,对我就像对一个“双人床室友”。选择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是北京人,这样至少自己有一己容身之地,省下了占工资一半的房租和伙食。我还发现,我偶尔回父母家住,他在家里约了两次Pao。

那天晚上,我独自在窗边站了很久

戏剧的是,他还和小区“井柏然”,一起“下楼散步聊天”。我没有看到他们的更多证据。我只是,忽然明白,友情爱情,真的要像老歌唱的,“借我借我一双慧眼”。人心如海,世事如潮。我身上的标签,只是我的加分项,却不代表我的整个人。

没有争吵,没有崩溃,我请他搬走了。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心情。命运给了我,安稳无忧的眼下生活;但也教会我,真心也许会换到假心。真的感情,需要物质、精神、肉体的旗鼓相当。

别人眼中的优越,是我的冷暖自知。房子能换来便利生活,却换不来精神世界的共鸣。我觉得,只有修炼精进自己,才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文转载自 | 北京目的地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工体西路7号

电话:010-65515138  010-65528180

网址:www.bjdestination.com.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