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对父母出柜:“这个结局我不敢猜”

出柜,对同性恋来说,是一个向身边的人公布真实自己的时刻。但出柜后的结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很多同性恋觉得,朋友的不理解,社会的不接受都可以面对,但父母的反对是他们最不愿意去猜的结局。

记者特别采访了几位身在荷兰的中国同性恋,对父母出柜是他们心中那份想说又不能说的疼痛。但他们坦言,不管在哪里,都有不支持同性恋的人。

gay_0

“我不想瞒着父母”
尹(化名)从初中开始就猜测自己是同性恋,但没有一个环境能让他确认这个事实,也没有人可以和他谈这件事。尹到大学后,在和几个意外认识的同性恋朋友的交谈中才确定自己是同性恋。 “之前只是猜测,不知道和谁说,真的用了很久才确定,”尹感叹道。

自从确认自己是同性恋后,尹就计划着告诉父母,但总觉得不是时候: “我是家中的独生子,但我不想瞒着我的父母”。 “我会不时地给他们一些暗示,但想等自己更稳定一些再告诉他们”,尹表示。尹觉得,如果他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父母能够看到他过得好,到时候告诉他们,他们才不会太担心,也更容易接受。“我父母一直很支持我的决定,希望在这点上,我同样能够说服他们,”尹表示会慢慢努力。

当问及有没有觉得荷兰更适合同性恋时,尹觉得并无很大区别:“在这边可能稍微放得开些,但我同样不会告诉每个人我是同性恋。”

所有人眼中的优秀生
和尹相似,身在阿姆斯特丹的木(化名)同样觉得要稳定后再能向父母开口。“我从小就是所有人眼中的优秀生,父母对我的期望很高,”木提到,“但如果我能向他们证明,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相信他们更容易接受我是同性恋的事实。”

木是通过查阅网络上的相关信息确定自己是同性恋的。木表示,国内社会层面的阻力很大,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知道他是同性恋。但即使是在荷兰,同样有来自于社会的阻力。木指出,荷兰人同样有较为保守的,而且一些居住在荷兰的摩洛哥人和土耳其人,有时会向街上的同性恋扔石头。“我知道在阿姆,哪些街区我可以和男友牵手出去,哪些街区不可以,”木感叹到,“每个国家都有反对同性恋的,荷兰人的反对更直接,中国人的反对是暗地里的。”

对于何时向自己的父母开口表明身份,木自己也不确定。“但我早晚要跟他们说,我不会随便找个女孩儿结婚,这对谁都不负责任。”

“没人觉得我是同性恋”
与尹和木不大相同,从没有人觉得肖(化名)是同性恋。肖是个干练的人,世俗观念中的女性化同性恋特征他一点都没有。“其实这是个误区,同性恋有很多种,不一定要有女性化特色”,肖表示自己和男友都是属于“男性角色”。

肖在阿姆斯特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感情同样很稳定,并且家里已经有已婚的兄长。但即使如此,肖始终不知道怎么和父母开口。“很多人觉得我不是独生子所以父母会更容易接受,但父母始终都是担心孩子的,我不觉得我的压力小,”肖坦言道。

肖的父母年岁已大,作为中国传统的老人,他们对同性恋并无概念。8月初,肖请父母来到阿姆斯特丹观看阿姆斯特丹骄傲大游行,他想让父母对同性恋有个认识,并盘算着如果父母问起,就向他们坦白。但肖的父母始终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可能是同性恋,所以最终肖也没有主动向父母提出:“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们年纪都大了,或许我就这么瞒他们一辈子吧。”

三人都表示,总体来说,在荷兰,同性恋更自由一些,但这并不代表就不会有反对的声音存在:“不知道在哪里,同性恋会被所有人接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