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 LGBTQ 对你的健康有什么危害?

作为 LGBTQ 人士,我们的日子并没有越来越轻松,相反,整个大环境中的反 LGBTQ 情绪正在与日俱增,由此带来的精神和肉体上的压力随时都要把人压垮。

把2018年称为缺乏宽容的一年也许有点奇怪,但是医疗领域普遍存在的歧视问题依然威胁着 LGBTQ 人群的生命安全,而且最近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自2014年来,接受 LGBTQ 人群的人数首次出现了下降。这将制造 “少数派压力”(minority stress)。“少数派压力” 一词是由伊兰·梅尔(Ilan Meyer)在他的研究中提出来的,指的是背负污名人群长期感受到的高压。随着压力的增加, LGBTQ 人群会越来越不情愿去医院做定期健康检查。

理查德·格林(Richard Greene)是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系的一名副教授,他的患者主要是 LGBTQ 人群。他告诉我,少数派压力代表着边缘人群在这个与他们并不相融的世界所承受的情绪负担。“如果你频繁遭受歧视,就会受到少数派压力的影响,或者说作为 LGBTQ 人群,你必然会承受这种压力。” 他说。举个例子,如果医生知道你是 LGBTQ 人士,并且告诉你作为 LGBTQ 人士可能会有什么坏处,哪怕只是无意之中提及,也会对你将来与医疗健康体系的互动产生负面影响。

“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阳性时,我去看的第一个传染病医生对待我想对待牲畜一样。我本来就吓坏了,结果他的态度还冷酷至极。” 托德·卡尔顿(Todd Calton)说。卡尔顿生活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他在1995年确诊感染 HIV。“后来去找其他医生看病时,我都会隐瞒自己 HIV 阳性的事实。不管怎样,我都觉得第一次看医生的经历对我后来看病的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虽然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但卡尔顿至今仍有阴影。

格林还表示,如果你是交叉身份的 LGBTQ 人士,比如黑人酷儿,那么这份压力会更大。“如果你是一个黑人女同性恋,那你不仅要面对恐同,还要面对性别歧视等等各种问题,这只会让你在寻求医疗救助时越来越消极。”

格林说,当 LGBTQ 人群背负这种压力和恐惧时,他们的压力荷尔蒙就会增加。和非 LGBTQ 人群比起来, LGBTQ 人群面临压力时更容易染上恶习,特别是抽烟和吸食毒品,而这些习惯将让他们的健康状况更加恶化。以下是就是 LGBTQ 人群容易出现的健康问题。

LGBTQ 人群的健康问题比非 LGBTQ 人群更严重

一项最新研究发现,相比于非 LGBTQ 人群,LGBTQ 人群的心脏健康状况更不理想。在他们调查的20岁到49岁的成年人当中,心血管健康状况为理想或中间水平的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占比为45%,而异性恋人群的这个数字为60%,双性恋人群的这个数字为56.2%。这项调查并未将跨性别人群列入调查之列,或者他们并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

雷特·布朗(Rhett Brown)是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一名初级护理医师,他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 LGBTQ 人群。他说:“LGBTQ 人群患冠心病和心脏病的概率更大。” 布朗提到很多病人 —— 不管性取向如何 —— 来看病时都表示疲劳乏力、胸痛、胸闷、呼吸困难。但是相比于非 LGBTQ 病人,LGBTQ 病人的状况更糟糕。“媒体总是喜欢把男同性恋塑造成一幅秀色可餐、性感健美的形象,但是这些形象就像你在《时尚》杂志上看到的那些精致美女一样,并不是现实。”

作为一个酷儿女性,我特别明白这个道理。有次去看病的时候,我的医生告诉我,他注意到我这几年一年比一年胖。这是事实没错,但我并不愿意告诉他背后的原因:我的酷儿身份越来越明显,而且我开始自己创业。每天我都要在办公桌上吃一盒曲奇,晚上睡眠时间不足六小时,而且我没有花时间去健身,这一切都导致我越来越胖。

最近的研究还显示,接受雌激素疗法的跨性别女性更容易患心血管疾病。夹在雌激素疗法和性别焦虑症之间会给跨性别女性带来很大的危险。“你可以想象一下不接受雌激素疗法的后果,”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跨性别精神病研究项目主任兼副教授韩赛尔·阿罗约(Hansel Arroyo)说,“后果就是她们的性别焦虑症状会越来越严重,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支持和治疗,这一人群的自杀率可达41%。”

我的未婚妻 —— 33岁的拉拉·亚美利克(Lara Americo)对此再了解不过:她已经停止雌激素治疗快一年了,她希望体内能够产生精子和我的卵子结合。但是她一直赞同对于跨性别女性来说,激素替代治疗比心脏健康更重要。“如果跨性别女性不得不中断雌激素疗法,那有没有心脏疾病对她们来说根本不重要。因为你根本不能做你自己。” 她说,“如果你不能掌管你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的身体不能真实反映你自己,就算心脏疾病那又怎么样呢?”

LGBTQ 人群更容易出现抑郁症

LGBTQ 群体比普通大众患上重性抑郁症或者广泛性焦虑症等精神疾病的可能性高三倍,这将影响他们对待身体健康的态度。41%的跨性别人士在经历跨性别恐惧、种族歧视和糟糕的生活条件后,都曾尝试自杀。

生活在一个让他们深感不适、甚至是抱有敌意的世界,会导致严重的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问题。

“如果你的父母对你非常支持,你也生活在一个非常和谐的社区,但你还是觉得你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你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或者你觉得自己一文不值,或者你觉得做真实的自己是一种错误,那将更容易引发抑郁症,” 布朗说,“在抑郁的时候,你就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不会花时间去做运动、保持健康饮食、冥想,你也可能失去做出明智选择的能力。”

在我律师生涯的尾声,也就是在我成为全职作家之前,因为极力掩藏自己身份(包括在医生面前掩藏自己的身份),巨大的压力几乎将我彻底摧毁。穿高跟鞋、紧身制服、戴珍珠首饰让我觉得就是在自残。我在办公桌抽屉里放着 Famous Amos 曲奇,我会边吃曲奇边听同事聊天时管一些女性叫 “死女同”,心里暗自担心什么时候会轮到我挨骂。我每天都看着那个尚未出柜的女同事拼尽全力假装自己是异性恋。我的真实身份和我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出现了严重的不协调,加上每天都看着其他同事饱受同样问题的折磨,对我的精神状况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LGBTQ 人群比非 LGBTQ 人群更容易患癌症。

根据国家 LGBT 癌症网络(National LGBT Cancer Network)的数据,相比于非 LGBTQ 人群,LGBTQ 人群更统容易患上癌症。究其原因,是由抽烟等不良生活习惯和各种社会经济因素(主要是上文提到的少数派压力)共同导致。

另外还有一项生理因素对非 LGBTQ 女性以及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有着同样的影响,那就是乳腺癌。听上去很封建,但如果女同性恋和酷儿女性在30岁之前还没有生育,她们患乳腺癌的几率就更高。

“生育能够保护你免受卵巢癌和乳腺癌的伤害,” 布朗说,“如果你让你的身体做它 ‘该做的事情’,它就会更开心。如果你的乳房从来没有经历过变化,也就是产奶之类的活动,那你就更容易患乳腺癌,因为这个过程能够降低乳腺癌的概率。” 当然,布朗并不是说每个女性都应该通过怀孕来避免癌症,但是这确实对女性患癌症的风险有一定影响。

LGBTQ 人士应该如何应对这一严峻形势?

因为上述大部分问题都可以在早期得到防治,或者进行定期治疗,所以 LGBTQ 人群一定要找到能够接受他们身份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格林说,LGBTQ 人群需要在医生面前获得安全感,医疗体系也应该有一个能够记录性别身份和性取向信息的可靠系统,让医疗工作者知道自己面对的是 LGBTQ 人群。

这对 LGBTQ 病人有着重大意义。格林说他喜欢照顾 LGBTQ 病人,和他们建立信任关系。他的一个病人已经70多岁了,最近来看病时,这个病人还和他讨论了他的性生活,可见这个病人在医生面前很有安全感。“最后他热泪盈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格林说,“他说他从来不敢想象自己能和一个医生聊这种事情。”

(本文转载仅为传递更多讯息)

(作者:乔安妮·斯帕塔洛  转载自公众号VICE 编辑:潘浮力 翻译:伽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