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同志约嗨黑幕:RUSH背后的毒贩,谁在为他们买单?

约嗨,也被唤作嗨操。这是一种通过摄入化学药物,从而提升性事快感的男男性行为。这些药物多数都被官方列为违禁品或毒品。RUSH虽然不是毒品,但它实际上却是圈内毒品流通的罪魁祸首!

据央视网消息:6月24日,上海公安机关侦破全国首例涉及“N,N-二异丙基-5-甲氧基色胺”新型毒品(犀牛液或G点液)的特大网络制贩毒品案。

公安机关成功抓获杨某、杨某军等团伙及分销商等多名犯罪嫌疑人,捣毁一家族式制贩毒团伙,缴获“犀牛液”19800支。

 (全国首例特大网络贩卖“犀牛液”案被侦破)

(全国首例特大网络贩卖“犀牛液”案被侦破)

对此老百姓普遍叫好,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犀牛液”主要售卖对象皆为同志人群,用以提升0号性快感。

犀牛液属于G点液的一种,早前GGHC曾经科普过,其实就是液体版的0号胶囊。由直肠吸收,20分钟起效,过量使用有生命危险。

(贴吧某位圈内网友的真实体验帖)

(贴吧某位圈内网友的真实体验帖)

针对此类案件,某些人可能会抛出同志群体使用毒品助性的比例要远远大于直人的说法,这样的观点是否正确?

为此,今日我们要一起探究,同志圈流通的助性毒品从何而来,从谁而来?若同志无法接触到这些药物,又谈何泛滥!

同志圈地狱文化-贯纵全球的嗨药社交

同志圈地狱文化-贯纵全球的嗨药社交

(国际同志社交APP,不少用户个人信息会标明邀约CHEM FUN,如以雪糕图案为暗号,或标明不同药物的简称,如IVG,代表ICE(冰毒),VIAGRA(伟哥),GHB(迷奸水)等。)

“在吗?今晚嗨不?”一句社交招呼,不单是想约419那么简单。

约嗨,也被唤作嗨操。这是一种通过摄入化学药物,从而提升性事快感的男男性行为。这些药物多数都被官方列为违禁品或毒品。

约嗨的行为,各地皆有。港台称作CHEM FUN,欧美直接统称CHEM SEX,大陆地区则更隐晦的称之为Hi FUN。

当然,他们还有简化暗号。诸如约无套419,被称作BB FUN;约冰毒419,被称为ICE FUN;注射毒品419,则为SLAMFUN。

所谓的FUN正是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西方同志享乐主义,追求放纵欲望的快乐!

为了能够更方便的寻找约嗨性伴侣,他们甚至研发出各类对应的社交应用。在这些约嗨应用上,千奇百怪的药物随处可见。

正因为存在这些社交应用,约嗨者的社交场景不断增加,从一对一直接过渡到了性派对。少数缺乏管制的国外俱乐部,就成了集体痴狂纵欲的场所。

在他们之中,常用的助性药物有如下几种,最大的共性就是能够提供超乎所以的性快感。但这些药物起初面世,却只是为了解决疾病或工业生产问题。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助性药物的滥用,一方面会危及生命,另一方面助长了性艾传播,事后深渊一般的空虚感,更容易让人罹患各类心理疾病,如抑郁症等。

同志群体为何更容易接受助性药物

同志与人无异,当然也不会有更容易接受毒品这种武断而且错误的结论。但在这个时代,这种说法却的确存在一些事实依据。

通过一些欧美国家的调研报告,确实发现西方同志群体有这个倾向性问题,产生问题的原因却与东方国家不一样。

西方调研机构,普遍将问题归咎于社会歧视与心理压力,因为他们经历了一个动荡的性少数与宗教信仰搏斗的年代。

为了逃避现实,他们内部诞生了享乐主义,用毒品的快感缓释现实压力。许多人甚至相信,使用毒品可以治疗艾滋。

(对温哥华和维多利亚州的509名13至19岁的高中生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LGB学生比同龄学生更有可能使用助性药物)

(对温哥华和维多利亚州的509名13至19岁的高中生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LGB学生比同龄学生更有可能使用助性药物)

 

(伦敦每年都会根据季度调研同志群体的约嗨详细数据和情况)

(伦敦每年都会根据季度调研同志群体的约嗨详细数据和情况)

 

 

其实,早在2012年,西方多个国家就启动了针对约嗨的课题研究,其中英国把这项工作进行的最为彻底。

调研发现参与约嗨的人数庞大,单次性行为使用药物也不低于三种,为此英国正式将此问题上升为国家公共卫生安全风险。

现如今,中国香港,也正式成立了针对约嗨的研究和社会戒毒救助。

回头看东方国家,在中国历史上,由于中华文化一直以来都推崇中庸与包涵,从未发生过极端的性少数与主体的大型对抗事件。

亚洲国家约嗨现象发生的真正缘由,其实是来自于西方资本利益的驱动和渗透。

要知道,助性药物所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只不过,想要打开从没有经历过西方历史的亚洲同志圈市场,难度也不小。

于是RUSH这种药物就派上了用场。他们借助温水煮青蛙的伎俩,大肆开发亚洲代理,让它渗透到群体中每个角落,如今多数国内同志都早已体验过它带来的快乐。

(广东省针对学生同志群体进行的RUSH使用调研报告)

(广东省针对学生同志群体进行的RUSH使用调研报告)

这种情况,客观上降低了国内同志的警惕性和犹豫性,不少成员已经从心理上对助性药物获得脱敏,当再向他们推荐新助性药物的时候,就更有可能会尝试。

不是因为社会歧视和心理压力,由于RUSH并没有出现广泛的负面伤害,国内同志对新出现的助性药物,早已感觉不到害怕!

至此,西方国家的黑色资本商,借助RUSH成功地打开了亚洲最大的同志性快感市场!新型毒品层出不穷,不断打入这个人群中,却不会惊起一丝波澜。

(长沙市针对同志群体进行的RUSH使用与HIV感染率的调研报告)

(长沙市针对同志群体进行的RUSH使用与HIV感染率的调研报告)

更关键的是,作为小众群体,国内同志接触渠道相对隐秘又高度集中,他们也乐于与同伴抱团并分享新事物,助性药物可以很好地得到扩散。

面对这样一个具备低成本的市场推广,拥有信息保密性,还自带受众裂变的人群,贪婪的黑色资本商怎么能放过呢?

所以,RUSH虽然不是毒品,但它实际上却是圈内毒品流通的罪魁祸首!

毒品流通-RUSH王国的崛起历史

RUSH的主要成分是亚硝酸盐,亦即俗称的工业防腐剂,同时也被用于工业清洁。目前在我国,尚未有明确规定禁止它的流通和销售。

在1844年,法国药剂师Antoine-Jérôme Balard首次合成了亚硝酸异戊酯,从此打开了亚硝酸盐研究的大门。

1857年,苏格兰医生Thomas Lauder Brunton首次将亚硝酸异戊酯用于缓解胸痛或心绞痛。这也是首次医用亚硝酸盐的实例,将其推向民用。

1960年经美国FDA批准,亚硝酸异戊酯成为一种非处方药。这表明公众可以更加方便合法地接触到RUSH。但随之而来的便是药物滥用。

直到1969年,第一款RUSH才在洛杉矶开始面向同志群体销售,售卖这款产品的公司,正是著名的PWD(Pac West Distributing)。

JoeMiller是PWD的第一位老板,身为一名同志,他相当了解群体的需求。他们把相同的内容物封装在不同的包装中,并给他们配上非常明确的使用场景。

(PWD公司老板JosephMiller)

(PWD公司老板JosephMiller)

没想到,PWD竟然一炮而红,同志广告越发强势,迅速在全球铺开,收益甚为庞大。按照现在的角度来看,应该算是最早的一家同志企业!

可是不久之后,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开始陆续出台RUSH禁售令。于是PWD便分拆配方私下生产,偷偷销售符合各国法律的产品。

也就是说,如果有同志买到了其他品牌的RUSH,它仍然可能是PWD所生产。

PWD如此成功,一方面是因为固定人群需求,另一方面是因为市场规模庞大!以中国大陆地区粗略计算。在3000万同志群体中,至少有1800万人会购买。

一瓶标装RUSH成本不超过10元,售卖价格竟高达150元左右,使用时限却仅有三到四个月。年销售额可以达到十亿级别的恐怖数字!

对于PWD来说,亚洲市场中的中国,是一块肥肉!那他们是怎样输送进国内的?这是一段黑色历史,但早期由于社会对RUSH缺乏认识,这类产品还曾经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

2010年,一家叫做祥泰国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正式在香港注册。其核心业务就是作为PWD的亚洲区总代理,向大陆香港台湾等地区输送RUSH产品。

因为地缘优势,这家公司顺利开拓了大陆各地经销商,还参加了2012年的上海国际成人展以及北京成人展,公然在会场推销RUSH。

所以,国内多数同志接触RUSH都是在09年前后。直到2015年,各类毒品约嗨行为在圈子里散开的消息才逐渐增多。

祥泰公司因为这项代理业务,大挣了一笔。但因为这块市场实在过于暴利,他们很快就迎来了一家天津企业的竞争挑战。

这家名叫天津克斯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同样也声称获得PWD的代理权,在国内铺货速度更快。为此,祥泰公司马上发布了新闻稿声讨。

只是克斯泰的产品价格更低,铺货速度更快,几乎霸占了香港祥泰的所有国内渠道。与此同时,香港政府也意识到了问题,启动了RUSH禁售。

受到来自政策上的打击,以及大陆市场的丢失,祥泰公司在2015年4月遭到了解散除名。但截止目前,仍然可以访问网站,找到下线人员,经销RUSH产品。

紧接着,大陆地区监管部门也在介入,各类RUSH经销从早期淘宝等电商平台转移到了线下,或是社交平台销售。普遍更名为香薰剂或是包装成男士香水。

我们应该感到奇怪的是,由于监管部门的介入,RUSH已经很难进入国内市场,为何还能够找到渠道购买各大品牌产品?

因为RUSH的制造并不难!亚硝酸盐在这个时代,可以很轻易地从国内工业材料中获得,甚至可以直接选用工业废料,成本极低!

当获得材料配比混合后,这些国内的非法制造商便参照国外多个RUSH品牌进行包装,再调整产品浓度,就可以分化品类。

所以,现在大多数使用RUSH的同志,产品并非原装进口,且伤害性更强。而且,你若能从一个代理商手上买到RUSH,你也很可能可以从他那买到其他毒品,如犀牛液。

以上,我们可以看到,RUSH在市场中流通的速度如此之快,它的售卖方式也是灵活多变,想要彻底封杀,免不了需要对整体的销售网络详细彻查。

但若继续让RUSH渗透国内新一代同志群体,他们对助性药物或毒品会进一步脱敏,约嗨行为会越发严重,不法毒贩仍然会蠢蠢欲动!

GGHC全体运营成员,在这里向基友们呼吁,马上停止购买和使用RUSH!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紧立法并施以管控,以此提升我们健康良序的社会生活环境!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GGHC同鸣健康 GGHCrainbo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