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76岁老头染艾,16岁小伙因”好奇”中招!专家:艾滋疫情两头翘

11月底的一天,广场上,年过古稀的老李坐在一旁。当他坐在公园一隅,看起来与旁人无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两年经历了什么。一切起因是,他被传染上了艾滋病。

在12月1日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前,济南市传染病医院皮肤病门诊主任王春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新增艾滋病患者的情况是“两头翘”,即学生患者和老年人患者增加占比大。

76岁老人感染艾滋

“CD4细胞超低,艾滋病阳性!”

2017年9月,感冒拖了将近一个月还没好的老李,不管输液还是吃药,都没有好转。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现:今年去找过“小姐”,会不会……通过检测,艾滋病的标签就这样和老李捆在了一起。

(来源:电影《老兽》截图)

“你丢人不丢人!”

老李的老伴刘阿姨比他小3岁,今年也已经73岁了,得知快80岁的老伴感染了艾滋病,刘阿姨“恨死了”。对这个在自己身边躺了快40年的枕边人,

打他都不解恨!”

刚得知老伴感染艾滋后,刘阿姨整宿整宿睡不着,后来发展为不和老伴儿说话,

“但有时候看见他难受那个样,也还是会心里难过。”

对于老李而言,仿佛在确诊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个“好人”了。

过了小半年后,刘阿姨最终选择了原谅。

“这是我丈夫啊,陪着我快40年了,从情感上我不能原谅他。可是,也可能我老了……”

如今,老伴每次去医院拿药,她都会陪着。在陪老李去了几次后,她渐渐和王春梅主任熟悉起来,看到比自己女儿略大几岁、很有耐心和爱心的王春梅,刘阿姨有太多倾诉的欲望。

在一次陪同老伴拿药后,刘阿姨趁着王主任不忙,关上门诊室的大门,向王主任坦露了心扉,

“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

但是,痛过、恨过、挣扎过,最终选择了原谅。刘阿姨说:

“很无奈,可能这就是女人的悲哀。”

以为是感冒却查出艾滋

和老李情况不同,今年68岁的宋刚10多年前丧偶。如今,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他自己也有养老金,经济上不给儿女们添麻烦,也没什么操心事。平常没事就出门遛遛弯儿,打打太极。但一个人回到家,心里就空落落的。

兴许是老伴走了太久,长期的寂寞让他在一次路过一家店时走了进去。

“真的!真的就那一次!”

面对王春梅,宋刚再三保证,仿佛怕说话没有力度,他还使劲儿点了几下头。

后来,宋刚就开始感冒,许久都未好转。两个月内体重下降了13斤。在医生看来,能采取的对症治疗都用了,宋刚的病情反而恶化,最后又做了很多检查,其中就包括HIV,结果显示艾滋病阳性。

“天旋地转!”

看到结果,宋刚张大嘴巴,一动不动呆立了好几秒。在宋刚印象中,艾滋病是只有年轻人才会得的病,

“我都这把年纪了,怎么也会得?”

“只要遵照医嘱吃药,还可以活几十年。”

王春梅别无他法,只能安慰。宋刚知道,再信任医务工作者,这个病也是无法痊愈,需要终身服药的。

入院后,宋刚异常沉默,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甚至连病房门都不出,安静得可怕。

“我这是活该啊!”

在一次和王春梅主任的交流中,他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这是要被戳断脊梁骨啊!”

出院后没半个月,王春梅接到了宋刚女儿的电话,

“王主任,我爸爸喝药自杀了,留了一封遗书向我们忏悔……谢谢您对他不嫌弃。”

对着电话那头的王春梅,宋刚的女儿泣不成声,

“我们是嫌他丢人,但没想要他命啊,怎么就想不开,怎么就走了呢?”

也许,只有对着王主任,她才能说出心里话。

16岁小伙因“好奇”中了招

近年来,还有另外一个艾滋病群体快速增长——学生。

“好奇。”

面对济南市疾控中心和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工作人员的询问,只有16岁的张庆眼里看不到丝毫恐惧,

“听别人说男生和男生之间可以……只是试了试。”

其实,说张庆完全不恐惧也不尽然。最初被确诊的两天,

“吓坏了!”

除了险些晕倒,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尿失禁。

然而,在度过了最初的恐惧后,张庆反倒满不在乎了。

“阳性就阳性呗,还能怎样?吃药吧。”

无所谓地耸耸肩,16岁的少年仿佛以为自己很酷。

其实,最先通知他进行快速初筛的,是他那次偷尝禁果的“对象”。等待检测结果的日子,张庆没觉得多么漫长心里的波动却在所难免。

“电话中,他们先核实了我身份,然后告诉我,HIV阳性。”

张庆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愣了一会儿,旋即踉跄几步,内心的波澜久久无法平静。

暴露后预防,今年全部阻断成功!

相较于已经确诊的艾滋病患者,很多有了高危行为后,在72个小时的暴露后预防进行阻断的人,要幸运许多。

“这就是我的‘后悔药’。”

孟平是个大一学生,也许是刚刚结束了高中生活的压抑,上大学后,他进行了高危行为。
在那之后,他就后悔了,

“鬼迷心窍,之后脑子里就总是浮现艾滋病的新闻。”

于是,孟平自己打听着找到了济南市传染病医院,并服下了阻断药,成功阻断了这次高危行为带来的艾滋病病毒。

“像他这种情况的不在少数。”

王春梅说,今年她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暴露后预防。

“暴露后预防是指发生HIV潜在暴露后,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ART)以防止感染HIV。”

暴露后预防应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并且必须在发生暴露的72小时(最好24小时)以内开始使用。一旦发生潜在的HIV暴露后,应尽早开始预防,越早越好,每小时都很重要。

王春梅介绍说,济南市传染病医院今年接受的暴露后预防者数量是前些年积累的总和,且今年到医院进行暴露后预防者100%阻断了艾滋病病毒。

生活日报记者 董昊骞 通讯员 石晓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