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Gay男友是大学老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口述丨Joel   采访丨少卿  编辑丨陈十四

我今年24岁,在中关村一家互联网公司任职。公司排名,紧随BAT,前几年也曾坐过社交领域的第一把交椅。有时,我们在办公室开玩笑,都会说,真是长江后浪推新浪。

我是江苏人,大学考来北京,学校就挨着北京电影学院。在校园中,我与隔壁的艺术生,有过一次恋情。青春懵懂,不知真情可贵。有时,觉得对方过于重视利益,也许那也是影视圈的习气。两年恋情,终于分手。就像拍电影,日光升起,各奔天涯。

与男友在一起后,在他的床上休息

工作之后,互联网的快节奏,也让自己的内心一直冰封。今年,互联网行业,风声一波接一波,但我们公司倒是稳如泰山,似乎没受经济形势的影响。有时,走在路上,我也会感伤,一个人的北京,独自眠餐独自行。

2018年,我们部门负责一项音乐市场活动,在北京某所最好的艺术院校举办。主持的嘉宾之一,是教传播学的M老师。活动结束后,与同事一起整理道具、舞台,都顾不上去吃为客人准备的茶歇。M忽然走过来,递了一倍橙汁给我。

家里暖气很足,前两天逛着膀子,给他做吃的

叫他M老师,但他其实并不老,看去像三十不到。他不是那种高鼻大眼的明星脸,精细安静的五官,长得十分“江南”。我后来才知道,他的确是杭州人,家离西湖景区很近。我们都是内敛的人,虽然要了微信,却再也没有说过话。

只是,夜深人静,有时忍不住,一次次点开他的头像,虽然只是三天可见,和一张西湖风头像。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诺大的北京,我没想过我们会重遇。一个月后,EX的直男室友叫我去聚会,酒到微醺,忽然闪现一个人影,就是M。

他是杭州人,当时一直用这张西湖风景微信头像

原来,他是EX的本科学长。落座后,推杯换盏,热闹起哄,他很安静,偶尔搭几句话。我找了个借口,挪到他身边。我问他,“还记得我吗”。他看着我,停顿了十秒那么久,然后笑了一下,把脸转开了。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翻遍我的朋友圈,看到一个共同的好友。那一晚,就是他组局的鸿门宴。散场后,我看他不胜酒力,主动说陪他回去。把他送回,西土城的家,看他瘫在床上。踌躇一会,什么都没做,离开了。

在一起后,他带我来来西湖,在同一地方拍的我

第二天,收到信息,他说自己杯酒就醉,那天为了陪我们,被硬灌了几杯。话忽然就这样多了,我们闲聊了一周,谁也没有提到任何Gay话题。周末,他说要请我吃饭,那是我们第一次“默认”的约会。饭没那么好吃,主要是觉得他秀色可餐。

连续几周,接二连三,找个理由再见,像是顺利成章。感情中,最美好也最令人忐忑的,就是这种有意无意、有情无情之间。我们都不是青春少年了,仿佛对着一个陌生人,要再三确认一样。

腊八节那天,一起点了外卖腊八粥

终于,我们一起去看《爱乐之城》。电影演到最后,男女主角深情拥吻。转脸看他,目不转睛,我心下一横,去握住他的手,他反手握住我,把我的手拉进了他的外套口袋。出了电影院,他说,我第一次见你,一直记到现在。

坐上车,进家门,我把他按在墙上,法式壁咚,短兵相接。感受他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脖子上。凑到他耳边说,“老男人,要是我不主动,你就一直这么闷骚下去吗”。第一次,风卷残云,酣畅淋漓。

他亲自做饭给我吃

我们都是想把生活过好的人。对于这段感情,都十分珍惜。在公司里,我是出柜状态,同事们也都很友好。他在校园工作,有时不得不避忌。比如,我去学校找他时,有时会一前一后,免得遇到他的同事。

今年国际出柜日,公司总部的大老板给所有同事群发邮件,鼓励大家勇敢做自己。邮件说:“在这里,我们努力让每一位员工,无论性别取向和身份认同如何,都能够展现最真实的自我,获得平等的机会……”。我截了图给他看。

在他家的阳台看书

他说,在学校里,也有友同与反同的拉锯战。他们办公室,有时也会聊起Gay话题,负面态度是居于上风的。“王孙善保千金躯”,有同事非议Gay人群时,他不会站出来说,“我就是Gay,也只是一个普通平常人”。因为觉得,无法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大环境的洪流。

我理解他的自保。有时,他也会说,学生中也有大胆的年轻人。课堂中,有时能看到很明显的Gay情侣。有一次,他的一个出柜的男学生,带来自己的男友来听公开课。大家看似笑而不语,后来传得人尽皆知。

我们一起去杭州,在西湖断桥边

元旦时,我俩去了一趟杭州,走过他幼时玩耍的街巷,逛遍西湖。我对他说,我还追了一会《如懿传》,看到断桥,忍不住想起那句,“断桥不断肝肠断,孤山不孤君心孤”。其实,对于这场不知前途的爱情,我也有担心。

他笑笑,沉默一会,说,我唱一段越剧《白蛇传》给你听吧。“想当初,桥亭三月春光好,一见许郎情丝绕;但愿此生常相聚,做对同林比翼鸟;谁知平地风波起,以往的欢乐一笔销;湖山依旧人事非,徒对沧海满怀恼。”

然后说,“别想了。过几月,我们去北京的法海寺看看,等下雪了我带你来看断桥残雪”。

在出租车上拍的断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