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偷拍视频揭丑闻,新加坡龙山寺方丈疑召男妓

(南洋商报)新加坡龙山寺方丈传文法师被举报花钱召男妓,在寺庙内胡搞,有善信花3000元(约9150令吉)请方丈助理当“卧底”,偷拍视频揭发。

出任龙山寺方丈一职长达4年,传文法师最近被指每晚都与不同男人胡搞,震惊佛教界。

传文法师被问及丑闻时,沉默5分钟并不时按手机。

传文法师被问及丑闻时,沉默5分钟并不时按手机。

《新明日报》报道,该名爆料者是一名善信,他受访时表示,因将亡父的神主牌放在龙山寺,才认识方丈。

每晚召男妓寺庙过夜

岂料,他今年3月从对方助理口中得知,方丈近期每晚花钱找不同男人到寺庙过夜,才愤而举报。

“他是我的好友,去年中风后,我还照顾他,但实在看不下去才揭发。虽违背了朋友情谊,但不能违背教义。”

为搜集证据,爆料善信今年4月出资3000元,要求方丈助理安装电眼,以拍下证据。

“前后拍下6个不雅视频后,我也报警处理,并通知慈善理事会、贪污调查局和佛教总会。”

爆料善信透露,今年3月突然发现方丈爱用平板电脑,甚至去医院复诊也带着,结果趁机看了一下,才发现方丈使用同性交友软件。

对此,慈善总监表示正在调查,警方受询时也确认接获举报,但暂不会有进一步行动。

面对丑闻 法师沉默

针对丑闻,传文法师受访时一度低头沉默不语,期间对记者说“我是中风的病人,你现在拿这种东西来问我?”但当记者出示视频时,法师一脸严肃,也不置可否,继续保持沉默5分钟,并不时按手机。

传文法师说,他因三高问题中风,左侧身体瘫痪,需以轮椅代步。

他受访当天身穿白色僧袍与粉色长裤,由一名年轻的印族男子将他从休息室推出来见客。

龙山寺面簿上载不雅照

有人用“龙山寺”的面簿,刷屏贴文40次,上载不雅画面,指传文法师卷入丑闻。

记者发现,一个名为“龙山寺”的面簿页面,昨午12时59分突然发布一个“这是龙山寺最黑暗的一天”贴文。

页面管理人随后接连发布消息,称拥有龙山寺住持传文法师的性爱照片,指控方丈嫖男妓。

除了贴文指控,面簿账号随后还在多个贴文下方留言,并附上不雅照片,指责传文法师。

贴文引起网民与信众关注,许多人纷纷留言要求查清真相。

针对贴文,记者今早走访龙山寺时,一名职员告知,传文法师两天前肾脏有问题得紧急入院,目前仍留在医院接受治疗。

据表示,面簿贴文曝光后,龙山寺负责人已报警,以调查龙山寺的寺名是否被人冒用。

知情人得到6支视频,可见传文与年轻男子全身赤裸在床上胡搞。

知情人得到6支视频,可见传文与年轻男子全身赤裸在床上胡搞。

男生声称被诱到寺庙

被胡搞后用钱打发走

一名男学生声称被传文的男看护诱到寺庙,并带到传文的房间,胡搞后被人用钱打发走。

持学生证来新加坡进修的印度籍男子哈利(化名,21岁)告诉记者,去年9月,他因为家中急需用钱,通过朋友介绍找上传文的第二任看护。对方告诉他,只要他随他到龙山寺“做工”,就能赚到200元(约600令吉)。

哈利信以为真,也没有多问,跟随看护来到龙山寺,被带进一个房间,声称对方将门锁上,交代他在里面等候。

他说:“传文进来房间,我被指示脱下衣服,如果不听从指示,将有警察上门。”

他表示,当时心里又怕又无助,只好照做。胡搞后,他看到传文给看护200元,但后者只给他100元。

“看护说,我要拿就拿,不拿就赶紧走。我没办法,也不想纠缠,只好拿了钱就离开。”

哈利受访时说,之后曾有同学来问过他,邀请他一起到寺庙“赚钱”。据悉这些男生曾多次自愿到龙山寺提供“特别服务”,报酬颇为丰厚。

哈利说:“他们每次去都能拿到500、600元,如果过夜甚至会到1200元(约)。”

他也说,像他这样被诱来的其实不多。据他所知,看护平时会从小印度、花拉公园等地拉人,除了学生外,也包括在这里工作的外籍人士,也经常介绍身边的熟人给传文。

红衣男子否认自己是看护,只说是义工,但记者上门次日,就搭飞机返回印度

红衣男子否认自己是看护,只说是义工,但记者上门次日,就搭飞机返回印度

次任看护被指拉皮条

两任看护都是持学生证的年轻男子,第二任看护更被指“拉皮条”,记者上门第二天早上,他就买机票飞回印度。

据悉传文方丈中风后曾聘请过两任男看护,据悉都是持学生证的年轻印度男子,样貌颇为俊俏。

第一任男看护已于今年5月回到印度,第二任年仅23岁,在照顾传文之余,还被指帮他搭线,或通过手机软件,或将自己认识的男生介绍到寺庙,每介绍一人就抽100元的中介费。

记者在龙山寺见到男看护,他声称是住持的朋友,早前来庙里拜拜时认识住持,后来每两个星期就会来庙里帮忙。

然而庙里多名工作人员都证实,他就是男看护,平日负责照顾方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