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形式婚姻” 的糖衣毒药市场

爱是我们的争取正义和平等的运动之基础。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依心而行的自由, 而社会应该在民意和体制上让爱得以盛开和升华——对于我们当中许许多多持有这一信念的人而言, 爱是我们的动力。不可否认, 当今中国的LGBT人群面临着结婚生子的巨大压力, 男同志和女同志之间“形式婚姻”的概念方兴未艾。

形式婚姻

作为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形婚成了一种借以应对传统社会和家庭常态的压力, 同时维持一丝独立的权宜之计。

我最近了解到, 北京有一家初创公司以一款女同志形婚手机应用, 得到了投资资本。该公司CEO并非同志, 也不是女性, 因而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他可能不在乎, 也不从战略高度思考我们社群的未来。不太容易解释的则是, 对于这样一个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能见度, 诚实, 平等——背道而驰的市场, 我们的社群为什么默不做声。

每一个个体都应该享有主宰自己生活, 根据自身独特处境和价值体系做出选择的自由。然而, 形婚作为一个新兴的盈利商机, 是一颗糖衣毒药, 不应该以任何价格出售——形婚的商机越成功, 商界推动同志平等权益的行动就会越滞后。

形婚是基于社会偏见和无知的市场

上海同志商务的成立理念是:在中国,“粉红市场”的发展以及非盈利组织与盈利公司的合作,应该由我们社群对未来的理想和目标来主导;我们知道,如果我们提出要求,企业可以在内部和外部都成为强有力的LGBT平等权益倡导者。但是,企业也可以成为一股商业化和剥削利用的力量,对我们社群的福祉和发展漠不关心,即便出售的是彩虹旗。

男女同志形婚市场的盈利,利用的是我们的弱势地位、社会歧视以及LGBT人群在现代中国社会中的隐形状态。这个市场不挑战现状,而是接受现状,使不诚实和欺骗融入我们对婚姻的社会估值,将婚姻仅仅当作一种消费者生活方式的选择。按其本质,公司和市场不断需要新顾客和更多需求,所以除非我们采取行动,形婚市场的推销宣传力度和频度一定会不断加大。这个市场不仅利用我们的无助感和社会污名谋得利润,而且因其本质,将鼓励越来越多的LGBT人士盲从其中。

这个市场还把形式婚姻包装成一种具有同等价值、同样可取的选择,推销给LGBT社群,因而挫伤了LGBT人士向家人和朋友完全出柜的动力,给那些原本可以通过亮相出柜而树立正面社会影响的人们泼了冷水。我们的个体决定可能促成整个集体走向完全不同的未来,形婚推动者对此不屑一顾,从已经出柜亮相的人那里夺走动力,从还在考虑如何活出真我的人那里夺走道德鼓励和社群激励。

婚姻:感情的升华和承诺 还是传统的利益空壳?

形婚市场的另一大危险在于:它使得婚姻不再事关两人之间的爱情,将其贬损为仅仅出于功利目的的一份社会契约,将目标重新定义为共同欺骗我们的家庭、朋友和同事。不可否认,中国的婚姻与西方不同,在传统上关注共同利益,多于关注共同情感。但是,这种情况正在改变。今天,大多数人结婚是出于爱情和承诺,不论顺境还是逆境,健康还是疾病,都互相珍视,不离不弃。如果我们从形婚中谋取利润,相当于我们认同这样一个观点:LGBT人群的婚姻没有文化和情感意义,不值得争取,只是为了满足社会常态的一具废弃躯壳。

形婚污名和沉默的现状要持续?

认为普通LGBT人士的个体选择无关紧要? 请再想一想!由上海同志商务、同性恋亲友会及舆观合作推出的首届《中国LGBT社会环境调查报告》显示,虽然一、二、三线城市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认识公开的LGBT人士,但这些认识同志的人当中,有74%认为同性恋者应该得到社会接受;而在不认识任何公开LGBT人士的人当中,这个比例只有55%。

那些认识公开LGBT人士的人当中,68%称自己近年来的态度变得更为接受;而不认识LGBT人士的人当中,这个比例只有40%。家庭成员、朋友和同事中有LGBT人士的人当中,有59%支持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化,而从未接触过公开同志的人当中,这个比例只有34%。

虽然形式婚姻胜过欺骗异性恋者,但这个市场仍然会造成社会污名和沉默现状的持续蔓延,阻碍我们为了活出真我而迫切需要的社会进步。

形式婚姻:公益应急, 市场远离

个人可能要面临寻找异性伴侣并与其结婚的巨大压力。这时候,LGBT社群应如何响应?社群组织可以聚焦于提供指导,不以盈利为目的,指导人们如何出柜,并让大家了解形式婚姻这种下下策(而并非结果相互平等的选择)的复杂细节。在需求量大时,我们社群应该提供LGBT人群所需的形式婚姻相关知识和工具,但是不能将其作为一种商业模式,不能以盈利为目的,而且一定不能创造出越来越多的糖衣毒药给顾客,以免他们被这种短期、往往无法长久持续的社群解决方法忽悠。

市场可能扭曲我们许许多多人都希望实现的理想。从许多方面而言,形式婚姻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不要让任何人妄言:我们对于社会能见度、平等权益、爱和婚姻抱有远大目标,是不切实际、不理性的。我们珍视的价值观、我们的理想,将会决定我们真实的市场价值。

同志商务:我们志同道合什么?

市场是自由选择的, 但社会责任心具有重要的约束作用。形婚的隐形文化与跨国企业在LGBT问题上的三缄其口有没有关系? 在海外, 因有人要在职场中出柜,驱使企业推出了反对LGBT歧视的政策和培训; 因同性伴侣要终成眷属,驱使企业开始提供平等的医疗和假期等福利;因LGBT人士在社会上公开身份,驱使商家开展针对LGBT群体的广告宣传和推广。

如果要鼓励商界促进LGBT平等权益, 就绝不应该鼓励形婚, 更不应该从中谋利。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提高社会能见度, 增加社会接受度, 如果我们希望婚姻成为一种公平化的体制, 如果我们想要让主流商界在10年后支持平等权益, 而非和我们一样对LGBT污名的集体听之任之, 那么我们就必须不害怕为理想而执着。

否则, 未来的领先企业不会采纳无歧视政策推进工作场所中的平等,也不会考虑到LGBT员工和顾客的理想而与LGBT组织合作。形婚商业化这种短视的过渡现象, 若愈演愈烈, 岂非与同志运动南辕北辙 ?

(作者系上海同志商务创始人毕信乐,微信公众号: WorkForLGB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