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炮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吗

在北京的一处小角落,100多个“问题男孩”正在接受“改造”。

他们长得清秀柔弱、说话也柔声柔气、有点腼腆和爱哭,男孩们都喜爱的运动他们也不怎么感兴趣,逢年过节亲戚也总会拐弯抹角地对他们的父母说,“这孩子看着像个女娃娃”。

家长们忧心忡忡,生怕自己的孩子长大后成为别人眼中的“娘炮”。于是,致力于培养“阳刚、血性小男子汉”的北京本色男儿俱乐部成为了这些家长的不二之选。他们相信,孩子的哭、闹、逃都是暂时的,俱乐部的军事训练总有一天能把孩子的“娘娘腔”消灭在萌芽状态。

可是,这些所谓的“问题男孩”身上真的出问题了吗?对男孩来说,真的存在一个“非man则娘”的固定的成长路径和范式吗?而这个封闭式的军事训练营真的能“炼造”出一个家长所期待的“全新”的孩子吗?

谁说男孩都“阳刚”

什么是“阳刚”?人们普遍认为,身体强壮是阳刚、喜爱运动是阳刚、好动好战是阳刚。因此,一旦有男孩与这样的设定不符,他们就会被判定为是“娘”的,是需要被“修正”的。

 家长往往会鼓励自己的儿子玩具有攻击性的游戏,如果男孩喜欢“过家家”或者“跳皮筋”等“女性化”的游戏,就会被认为有点“娘” / 视觉中国

首先,1500项关于男女两性的比较研究发现,只有极少数传统性别刻板印象有事实依据。比如,女孩在言语能力上稍有优势、男孩的攻击性和活动水平都略高于女孩等。

这似乎恰恰应证了男孩天性“阳刚”的结论,然而,所有研究反映的仅仅是“群体的平均数”,而不能代表某个个体的行为。拿攻击性来说,性别只能解释儿童外显攻击行为约5%的变异,其余95%的变异均来自于个体间而非性别间。

大多数发展学家都赞同这样的观点:男女两性的相似性远大于差异性,简单根据一个人的性别不可能去预测任何人的攻击性水平、活动能力。

     打篮球往往被认为是“男孩子的运动” / 视觉中国

也就是说,一个不喜欢打闹游戏而喜欢和女孩“过家家”的男孩也是正常的。反过来,喜欢打闹游戏的女孩同样不该被另眼相待。不同于人们的想象,男孩内部的差异远比男女差异大得多,因此把某些特征定义为“娘”是毫无道理的。

可另一部分人会说,那男性在体形上应该“阳刚”总没错了吧,清清秀秀、柔柔弱弱的,一点男孩样子也没有。他们的解释是,在进化的过程中,为了打赢同性、吸引异性,男性不得不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强壮、肌肉变得更发达。既然这是进化选择的结果,清秀柔弱自然不符合进化所期待的男性发展的方向。

在很多人眼里,从外形到嗓音,火风和霍尊这对父子鲜明地演绎了阳刚和阴柔的反差 / 视觉中国

这听起来好像并没有毛病。平均来讲,男性的上肢体积和力量的确明显高于女性,更具“男性气质”的面庞和嗓音也被证明对于吸引女性有一定优势。然而,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Animal Behavior》杂志的相关论文显示,雄性的肌肉力量在交配前的确有一些好处。可是,光长肌肉、打架厉害是不足以保证交配成功的。雌性在交配中同样有选择权,因此如果你不想“喜当爹”,精子的数量和质量同样也很重要。

很可惜,人代谢能够利用的总能量是有限的,而生长和维护肌肉与生产精子都非常耗能,因此两者之间存在冲突关系。研究发现,加强肌肉锻炼很有可能会导致精子浓度的下降,“男性化”的面庞和嗓音亦然。“真男人不做表面功夫”,你身边的肌肉男很有可能只是看起来很“man”哦。

吴京可以代表“很多人”心目中的“硬汉”形象 / 视觉中国

这说明,发展肌肉并不是大自然赋予男性的发展方向,不利于男性长肌肉或不利于“男性气质”的特征并没有被淘汰,甚至保持着相当的比例。所以说,清秀柔弱的男孩就是“娘娘腔”这个锅进化不背。

男孩女孩都害羞

相比于外在的“娘”,家长们对内在性格的“娘”更加深恶痛绝。害羞、内向、爱哭的男孩往往被冠以懦弱、没有“男子气概”的罪名。这个罪名所默认的前提是男孩天然地比女孩更勇敢、外向和坚强。

2006年8月3日,杭州,因为想念自己的妈妈而哭泣的男孩被西点训练中心的老师责备 / 视觉中国

然而这个前提并不成立。与攻击性和活动水平相似地,男孩和女孩在人格上的差异同样非常微小。人格的形成往往是遗传、激素和社会文化等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和性别基本没有关系。

哈佛大学研究者杰罗姆·凯根曾研究了数以千计儿童的气质,观察结果表明,大约20%的儿童生来就具有羞怯的倾向,而大约40%的儿童则生来就具有冒险倾向。脑成像研究认为这与杏仁核活跃程度有关,害羞的婴儿有着更高的杏仁核活跃程度。

另一项研究发现,在美国,大约40%的成年人认为自己是害羞的人。但是在亚裔美国人中,数字上升至60%左右。而在犹太裔美国人中,数字下降到25%左右。

表现出害羞的男孩常常被认为是懦弱的“娘娘腔” / 视觉中国

再看敏感性,引发移情的实验室研究发现,面对他人的不幸时,男孩表现出的伤心的面部表情、对他人的关心以及生理反映都与女孩相当。而且在自然情境中,男孩对他们的宠物和年长的亲戚至少表现出了与女孩同样的爱心和关心。

那么,如果世上本没有男女人格的区隔,为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冒险是男孩的天性”这类说法还是会引起广泛的共鸣呢?

所有性别角色发展理论一致认为,儿童对成为一个男性或女性的学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所处社会环境的“性别课程”给予了他们什么。

1976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者请大学生观看一个9个月大的婴儿玩耍的录像。结果显示,大学生对婴儿行为的解释明显依赖于被告之的婴儿的性别。例如,当婴儿被介绍为男孩时,婴儿对跳出小人的玩具盒的强烈反应被解释为“愤怒”;而被介绍为女孩时,同样的反应被解释为“害怕”。

人们对婴儿性别角色的区隔是从出生那一刻开始的,男孩子用蓝色的襁褓,而女孩子用粉色的 / 视觉中国

更常见的是,在医院的产房和婴儿室,父母们会把他们的儿子喊作“大胖小子”、“小老虎”,热衷于根据他们的哭声、握紧的拳头、乱蹬的脚来评论这些小男孩的力量。而小女孩呢,爸爸妈妈会把她们叫作“甜心”,“心肝儿”,说她们是纤弱的、可爱的。

目前,没有人能够把父母对不同性别的期待以及整个社会的性别刻板印象彻底清除,但我们应该尝试去理解,其实每个人的人格都是独一无二的,和是男是女无关。世界上没有千篇一律的男孩,更没有千篇一律的儿童,用一个“娘”字去泯灭男孩们不同的性格是不公平的。

醒醒吧!别坑了你的孩子

在本色男儿俱乐部里,教练们会让柔弱爱哭的孩子进行摔跤等对抗训练,越是爱哭的孩子越是被“多摔上几天”。但是,年幼的孩子表达反抗的方式也只有哭,于是他们在俱乐部的生活就变成了“哭了就被罚,罚完继续哭”的循环。十几年前被曝出的西点男孩培训中心甚至会采用“鞭刑”、“罚吃辣椒酱”等方式训练,可仍然有源源不断的家长把孩子往里送。

在杭州西点训练中心,柔弱被认为是男孩的天敌 / 视觉中国

恐怕少有家长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他们之所以能狠下心,往往是因为他们相信这种训练一定会有成果,几番训练下来,他们就能收获一个“全新”的小男子汉。然而,他们的愿景基本上都会落空。

这是因为,人格形成和变化的过程非常复杂。几乎可以说是我们生命的每一个方面共同构成了我们的人格。

家庭研究和其他追踪研究显示,许多人格特征的核心维度受遗传的影响,大约占到40%到60%的比重,与IQ的遗传力相当。诸如害羞等遗传基础带来的倾向对大多数人而言甚至历时长久,在成年后仍有可能保持着相同的气质类型。

行为遗传学中的双生子研究发现,人格特质中有一半左右受遗传因素的影响 / 视觉中国

除了遗传,非共享环境也会影响人格的发展。父母对不同子女的区别对待、不同的学校和老师、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这些独有的经历都在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我们人格的走向。

尽管心理学家们对于衡量人格的维度和人格塑造的过程多有争议,但从来没有人去定义什么样的人格是更“优质”的,因而也没有人能够给出一种人为地“改变”人格的有效手段。

以适用最广泛的“大五”人格模型为例,人格主要包括开放性、责任感、外倾性、宜人性、神经质五种维度。而无论在哪种特质上“较高”或“较低”的得分都并不意味着坏事。

对于销售类职业,外倾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人格特质 / 视觉中国

对于作家而言,内倾或许是一种值得拥有的特质,而销售经理可能更需要外倾的特质。对于一个需要坚持创意的人而言,较低的宜人性可能会帮助他遵从自己的内心。而人们格外认可的责任感如果太多,也许会成为他抓住意外机遇的阻碍。

因此,对于极其复杂的人格而言,既没有必要人为地“改变”,也不大有可能成功地“改变”。尤其是妄图通过军事训练这种短时间内单因素驱动的方式颠覆孩子原本的人格,几乎是痴人说梦。

这种手段不仅好处落不着,还很可能会给孩子带来受到伤害的风险。尽管还没有明确的资料证明军事训练课程会对孩子产生必然的负面影响,但是结合发展心理学和同性恋矫治研究可以推测,这种类似于体罚的方式很可能与增加孩子的反社会行为、产生沮丧、焦虑情绪有相关关系。

寄希望于靠本色男儿俱乐部或西点培训中心来“逆转”孩子性格的家长们多半只能收获失望 / 视觉中国

所以啊,那些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想法的家长,结果很可能是狼没套着,孩子却被狼咬伤了。

世上本没有“娘娘腔”,也没有“非man则娘”的区隔,有的只是纷繁独特的个体罢了。而需要被“拯救”的,也从来都不是那些男孩,而是那些持有偏见却不愿改变的顽固心灵。

(撰文 | 何叶悲   出品 | 浪潮工作室)

参考文献

[1]王丹妮.消灭“娘娘腔”试验争议|引入军事训练课程 被指压抑天性.搜狐后窗.

[2]Power, R. A., & Pluess, M. (2015). Heritability estimates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traits based on common genetic variants.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5(7), e604.

[3]谢弗, 泓, 邹, & 秋凌. (2005). 发展心理学: 儿童与青少年.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4]菲利普, & 津巴多. (2008). 津巴多普通心理学. 第五版, 383.

[5]Plomin, R., DeFries, J. C., McClearn, G. E., McGuffin, P., 温暖, 王小惠, … & 刘晓陵. (2008). 行为遗传学.

[6]Foo, Y. Z., Simmons, L. W., Peters, M., & Rhodes, G. (2018). Perceived physical strength in men is attractive to women but may come at a cost to ejaculate quality. Animal Behaviour, 142, 191-197.

[7]Shapiro, L. (2013). Conversion therapy survey reveals real harm in gay “cure”. Huffington Post.

[8]Tia Ghose.(2015).Why Gay Conversion Therapy Is Harmful.Live Science.

[9]Polderman, T. J., Benyamin, B., De Leeuw, C. A., Sullivan, P. F., Van Bochoven, A., Visscher, P. M., & Posthuma, D. (2015). Meta-analysis of the heritability of human traits based on fifty years of twin studies. Nature genetics, 47(7), 70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