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目的地两个同志老板爱情故事

北京目的地两个同志老板的爱情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采访丨少卿   撰文丨陈十四

时光倒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风东渐的中国,风气渐开。一个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根正苗红家庭长大的男孩,与一个香港出生、英国念贵族中学、美国读研、入籍加拿大、来北京外企工作的“精英”,偶尔相遇了。他们是目的地的两个创始人,王强与Edmund【杨治中】。

那个年代,王强出身在普通“革命”干部家庭。他的父亲,是呼和浩特的铁路系统干部,早早工作,支援边疆,参加轰轰烈烈的建国运动。1981年,高考恢复不久,王强考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1986年,分配到北京西四环的军队医院工作。Edmund,则是在北京的“异乡客”。

当年的王强与Edmund【右】(王这张不上相)

当年的王强与Edmund【右】(王这张不上相)

那时,北京的Gay人群,没有正式的聚会地。口耳相传的,是东宫西宫-天安门东西侧的劳动人民文化宫和中山公园的公厕。露水情缘,蜂飞蝶舞。另一处,是五星级的昆仑饭店。“同志”们,夹杂在普通男女中,在一个叫“玻璃屋”的地方跳舞。天上人间,风度翩翩。

千里的姻缘一线牵。1994年,就在昆仑饭店,两人由朋友介绍认识。第一眼,王强觉得Edmund穿着新潮、温文尔雅、举止有礼;Edmund曾有过医生梦,心里在想,自己没当成医生,有一个临床医生男友,也算是梦想达成了。

王强第一次带Edmund【右】回内蒙

王强第一次带Edmund【右】回内蒙

情意绵绵,讪讪闲聊。Edmund说,“我们喝点饮料”。王强听后,拽着他走出昆仑饭店,去路边小摊上买。那时,昆仑饭店的可口可乐,卖50元一份,而王强的工资每月是几百元。一对普通人的啼笑姻缘,就这样生根发芽。

随后,王强会去Edmund常驻的酒店。他后来回忆说,“如果第一面,你对这个人都没有冲动,很难想象将来能天长地久”。一晚、两晚、三晚、第四晚,第一月,第一年,第二年,两人难舍难分,在诺大的北京,谈起了“跨城恋”。

Edmund【右】带王强见父母

Edmund【右】带王强见父母

每天,下午五点,王强下班,从西四环,坐上班车,到天安门,再倒公交,来Edmund工作的国贸等。办公楼灯火通明,下班常常会很晚。于是,Edmund为他办旁边中国饭店的健身卡。王强记得,“那个价格特别贵特别心疼”。健完身,见到面,走回去。清晨六点,再赶回医院上班。

1997年,香港回归。两人的生活,也有几次变动。一天,王强在《北京青年报》读到一则招聘:外企宝洁招聘一个临床医生,负责公司内部的医疗服务。因为是英文招聘,他觉得心中没底。Edmund赶紧为他填申请、写简历、准备面试标准答案。王强囫囵背诵。

两人的旧照,看去不输现在的“小鲜肉”

两人的旧照,看去不输现在的“小鲜肉”

那时,两人已搬出来租房住。每天,Edmund负责做饭,王强负责洗碗。面试宝洁时,Edmund在一边切菜,王强就在一边背答案。有时,他背得不对,或硬要改标准答案,Edmund就手起刀落,一刀刀用力剁菜板。

就这样,误打误撞,王强开始了外企生涯。这时,Edmund却要离开北京了。那年,公司要求他调回香港。当时,外国人离开,就很少回来。王强觉得,此去一别,就是永诀。

两人在王强【左】的家乡内蒙呼和浩特

两人在王强【左】的家乡内蒙呼和浩特

他回香港,仍经常联系王强的同学,询问近况。不久,王强要动一个手术。他知道后,在香港买了一件阿玛尼的毛衣,订了一个航班飞了回来,出现在309医院。王强见到他,眼泪就落下来。“那一幕,就像拍电影电视剧一样”。

回去后,Edmund就申请调回大陆。“生把鸳鸯两下分”。此后二十多年,两人再也没有,像这样“分离”过。他们,先后租在:友谊商店边的民房,芳草地迪阳公寓。1999年,一起用手头的积蓄,在盛世家园买了第一套房。

多年后,两人在对方出差时,会顺便去旅行;Edmund【右】

多年后,两人在对方出差时,会顺便去旅行;Edmund【右】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有两年,王强被调去上海工作。每周,都上演,“跨越大半个中国去找你”。他抢周五便宜机票,下班冲去虹桥机场,飞回北京首都机场。周日傍晚,原路飞回。为见一人,千里魂飞。

感情谈得轰轰烈烈,对家人却只轻描淡写。过年时,王强就带Edmund回呼和浩特;大年初一,两人再坐飞机,到加拿大见Edmund的父母。时间一久,不言自明;不动声色间,父母接受了。在内蒙,Edmund和王强的父亲独处。父亲忽然说,“我觉得,王强最幸福,是和你在一起”。

已在一起25年的夫夫

已在一起25年的夫夫

王强和“婆婆/岳母”也处得很好。有几年,他开始脱发,美国有一种药。她会买好,让Edmund带回去。直到王强越掉越多,后来剩下了一个光头。前些年,Edmund父亲过世,两人的挽联上,写的是,“长孝男:杨治中,媳:王强”。

写这篇文章,他们一直叮嘱,“我们只是普通平常人,千万不要写得像活在云端”。2014年,两人20周年那天,在加拿大抽空结婚。没有延宴宾朋,只和近亲安静吃了饭。我想起一句,“斯人如彩虹,浮云莫去求”。两个人,能相守25年,一定不是活在戏中,而是风风雨雨走过,平平淡淡守望。

Edmund【左三】与王强【左四】在一个慈善活动上

Edmund【左三】与王强【左四】在一个慈善活动上

也许,人越年长,世俗之见,等身功名,看得越淡。两年前,王强退休,时任拉法基集团亚太区医疗总监(此前长年任职宝洁、壳牌、3M);Edmund,仍是某顶级会计事务所合伙人。有一次,我偶尔遇见Edmund的同事,他说,“是,我天天看到他,平时低调平常”。

目的地,是他们在本职外,凭兴趣做起来的事。2004年,开业那一天,是两人在昆仑饭店,见第一面的十周年;Edmund喜欢音乐,偶尔亲自上阵打碟当DJ。前天,两人在目的地,正开员工会议,窗外的北京下着大雪。

我坐在他们身边。Edmund穿工作衬衫,王强正和他拌着嘴,忽然问他,“你穿衬衫冷不冷”。我觉得很有趣。“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在北京家中,与王强的父母一起过年

在北京家中,与王强的父母一起过年

图丨王强与Edmund的旧照

【第一次回内蒙】

__________

两人见了王强的哥哥和嫂子【图三】

【20周年时的婚礼】

__________

两人在证婚人的见证下登记

【与父母在一起】

__________

王强与小杨的父母【上图】;两人的母亲见面【下图】

【各地旅行照】

__________

多年来,在全球各地旅行照,有时正好对方出差,顺便跟着去。

【陪Edmund回美国母校】

__________

陪Edmund回母校,故地重游,见了他的一些同学【图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